蹊跷:子公司拖欠225万尾款 上市公司一块钱“卖身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23:10

蹊跷:子公司拖欠225万尾款 上市公司一块钱“卖身”

2018-08-08 20:44来源:新华日报财经并购重组/股权/公司

原标题:蹊跷:子公司拖欠225万尾款 上市公司一块钱“卖身”

【导语】近日,新华日报财经收到来自相关企业内部人士的一则爆料,称上市公司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金一文化”)的子公司,和江苏另一家企业完成股权交割已两年,可至今仍拖欠了第三期价款225万元未支付。并且爆料人称,对方还欠他们另一笔100万元,而这背后另有隐情。

新华日报财经 武超 王颖菲

近段时间以来,市场上关于金一文化缺乏流动资金声音不断。据新华日报财经了解,不久前,这家上市公司控股权刚以1元钱价格“甩卖”。

上市公司子公司并购,被爆拖欠尾款 根据金一文化官网介绍,这家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, 2014年1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主营业务是贵金属工艺品、珠宝首饰的研发设计、生产及销售。

金一文化官网

数据显示,这家珠宝公司营收情况不错。根据其2017年年报, 2017年内营业收入151亿元,新增门店千余家。

近几年,该企业不断扩大商业版图,在投资并购领域频频出手。其子公司江苏金一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金一艺术品”)也参与并购。

2016年8月,金一艺术品收购了一家网络交易平台——日照日月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日月明”)。据了解,日月明是江淮农副产品交易中心江苏有限公司(简称“江淮农副”)名下的子公司,运营瓜子、花生等商品的网上集中交易。

这起子公司收购子公司、交易总价700万元的并购原本并不起眼,然而,近日一则来自被收购企业内部人士关于金一艺术品拖欠尾款的爆料,却让这一并购引发关注。

欠款方承认并答应付款,但称双方其实还有其他纠纷 为证明真实性,内部爆料人向新华日报财经提供了当时的股权转让协议。协议显示,金一艺术品应分三期支付转让价款。爆料人表示,金一艺术品已经按照协议,在2017年就完成了前两期转让款;然而,第三期价款225万元,却迟迟没有到账。

协议规定,金一艺术品应在完成股权变更手续一年内完成支付。新华日报财经查阅工商登记信息后发现,股权变更手续早在2016年8月12日就已完成。也就是说,金一艺术品按理应在2017年8月12日前,支付225万元剩余价款。

爆料人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显示,第三期价款应在江淮农副完成股权变更手续后一年内支付

根据爆料人说法,尾款违约后,江淮农副曾多次要求金一艺术品还清尾款,但都没有得到结果。对方仅有一次口头回复,称这件事审批权在集团,需要集团财务同意。2017年10月、2018年3月,江淮农副两次向对方发送律师函,也未收到任何回应。

针对这则爆料,近日,新华日报财经联系了上市公司金一文化。金一文化在核实情况后,决定由金一艺术品出面回复。金一艺术品方面表示,他们确实有225万元的余款尚未付清,接下来他们将与江淮农副方面联系,计划将钱付清,但具体付款时间还没确定。

不过,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。

采访中,金一艺术品向新华日报财经反映,江淮农副也欠金一艺术品78万元。此外,金一艺术品曾收到另一家公司发来的通知函,内容显示日月明欠其约60万元未还。

江淮农副方面对此回应,78万欠款约定从江淮农副获得的收购款中付出,由于金一艺术品的第三期价款没有付完,他们无法支付;同时,江淮农副否认在外还有其他欠款。

爆料人称买方主动加价100万 遭买方否认 一项并购,不仅引发 财力雄厚的上市公司与一家农副产品交易中心相互指摘,爆料人称,其背后,还藏着一桩令人诧异的纠纷。

爆料人表示,原本江淮农副与金一艺术品谈妥的收购价格是600万元,没想到,签订协议前,买方主动提出加价100万元,这才作价700万元。

不砍价反加价,难道真的遇上了“不差钱”的收购方?

之后江淮农副才发现,事情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爆料人称,在交易谈判过程中,江淮农副一直都是与金一艺术品总经理廖卫洪接洽的。廖卫洪当时称,这100万不是单纯的加价,而是“给董事长的好处费”。

但奇怪的是,金一艺术品总经理廖卫洪并未要求把这100万直接打入董事长个人账户。爆料人称,据廖卫洪要求,这100万元于2016年10月28日,汇入了另一家文化公司——江阴新敔南江文化创意有限公司(简称“新敔南江”)。

爆料人提供的100万元转账信息

爆料人称,新敔南江实际上与廖卫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新华日报财经在企查查平台上查证,新敔南江成立之初,江苏后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后朴文化”)占股51%,廖卫洪为后朴文化股东;此外,后朴文化也是金一艺术品的股东。2017年10月,新敔南江变更为杨敏跃独资。据爆料人称,杨敏跃和廖卫洪有亲戚关系。

爆料人称,江淮农副将这100万元看作个人借款,一直在向廖卫洪个人追讨,可对方一直未归还。

至于江淮农副当初为什么会同意给这笔钱?爆料人称,当时江淮农副觉得“做生意以赚钱为宗旨,无所谓合不合理。况且对方的这个要求,并不损害自身利益,所以当时并未多想,就满足了”。爆料人还提供了一份他手上的转账记录,不过并未提供电子版记录截图等材料。

对于在交易中是否存在加价100万元作为“好处费”,金一艺术品回复新华日报财经称,在与廖卫洪核实后,不存在这件事情。此后,新华日报财经向对方发送了爆料人提供的银行转账记录打印单,对方回复,新敔南江与金一艺术品没有关系。

董事长股份被100%冻结,缺乏流动资金质疑不断 近段时间以来,市场上关于金一文化缺乏流动资金声音不断。此外,近期公司控股权仅以1元的价格易主,对方为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海科金”),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。根据7月27日公告,北京市国资委已经批复收购事项。

转让的股权价值约9亿元,却只要求1元钱,有何隐情?实际上,如今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的处境可谓不容乐观。在股权拟转让公告中,就提及了实控权变更风险:公司实控人部分质押股份面临强制平仓压力。

7月14日,金一文化发布了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,将此前的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向下修正一定比例。其2017年报显示,金一文化2014-2017年连续四年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流出,2017年高达-16.65亿元,年报中对此解释为主要系本期销售增长使采购支出增加。

此外,目前,金一文化实控人钟葱的股份也在被司法冻结中,原因包括股权收购纠纷、银行借款逾期等。7月26日公告披露,钟葱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,均处于100%冻结状态。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,也均在90%以上。

在这笔股权交易之外,公告显示,海淀区国资中心、海科金集团以及其成员企业,将向金一文化提供流动性支持,累计额度不低于人民币30亿元。金一文化称,海科金提供的不低于30亿元流动性支持,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、偿还有息债务,促进公司发展。

编辑:潘婕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