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天津到石家庄有时居然要走三四天,这是一支特殊的“武警兵种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5 06:26

有这样一群战士,他们的哨位在列车上,他们“住的是铁皮房、吃的是硬干粮,夏天热得心发慌、冬天冻得透心凉”,无水无电,寂寞陪伴,以苦为乐,无悔无怨。他们就是武警押运兵。

这是一支特殊的“兵种”,他们的哨位在列车上,他们“住是铁皮房、吃是硬干粮,夏天热得心发慌、冬天冻得透心凉”,无水无电,寂寞陪伴,以苦为乐,无悔无怨。他们,就是被誉为“流动金库守护神”的武警押运兵。

“一趟路走过春夏秋冬”,对坐惯了飞机动车的小伙伴们,可能不觉得稀奇,但不要忘记,押运兵搭乘的是货运车皮,从天津到石家庄有时就要走三四天。这是因为在铁路上货运、客运是两个系统,运钞车皮一上路,就得听从铁路调运。管货运的编组站,一般设在距离城市乡镇较远的开(荒)阔(郊)地(野)域(外),遇到列车避让等特殊情况时,一停就是30多小时,一点不稀奇。

讲真的,押运兵时常面临的问题,不是生活,而是生存。守着亿万现金,责任重于泰山。因此,必须更加重视“革命本钱”,非战斗力减员决不能发生。但是,困难分分钟摆在眼前。“镖在人在”!这是总规矩。押运中,一个车皮中通常多达30多亿元现金,绝不允许半点闪失。因此,官兵无极特殊情况,绝对不能离开车皮。一般3人一组,24小时执枪全副武装上哨。一旦列车中途停下,他们就要下车对车厢周围进行“无死角”监控,确保万无一失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